近日,两则报道引发舆论关注:一是,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规定,全面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科技类竞赛、省级优秀学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等全国性高考加分项目。二是,北大清华几乎同时发出了奥赛生“召集令”。

  取消奥赛加分和北清招“数学英才”是两条线

  对高中学生和家长来说,取消体育特长生、奥赛等高考加分,是好消息,但又并非新消息。

  这是对2014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的执行。意见明确:大幅减少、严格控制考试加分项目,2015年起取消体育、艺术等特长生加分项目。具体细则进一步要求,2018-07-18之后的体育特长生、参加竞赛获奖学生等,将不再获得全国性高考加分。由于今年的高三学生均是在2015年9月入学,因此全国性高考加分奖励也就不存在了。

  故而,这是国家严格按政策实施节点,推进取消高考奖励性质加分的改革。

  看上去,北大和清华的做法似乎“撞上了红线”:北京大学3月20日晚公布的首届“数学英才班”招生简章中,招生条件是,中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全国决赛取得优异成绩者;或者有数学特长,并在国内外数学专业相关学习实践活动中取得优异成绩者;而清华大学首次公布的“丘成桐数学英才班”招生办法里,也提出入围学生中,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国家集训队成员免试,也无需参加高考即达到清华录取要求。对于高校自主招生提出奥赛获奖条件,有网友质疑这是“顶风作案”。

  果真如此吗?不然。恰恰相反,这是让奥赛回归本身的价值。

  高考奖励性质加分项目,不是简单的取消,而是改革。取消高考奖励加分后,并非不关注学生的个性、特长、综合素质发展,而是把这些奖励项目纳入到高校自主招生和综合素质评价录取的改革之中。而进一步引导学生重视个性和特长培养,要在新高考改革中加大自主招生和综合素质评价录取改革力度。

  不靠“加分”靠“特招”,是专业人才培养的需要

  取消高考奖励性质加分,是基于两方面考量:一是治理高考加分造假,推进高考公平,过去多年来,高考加分一直遭遇造假质疑,成为舆论焦点。教育部等部门多次对高考加分进行瘦身,但瘦身后,还是难以杜绝造假。彻底取消高考奖励性质加分也顺应舆论呼声。二是治理“加分教育”,所谓“加分教育”,指的是一些学生为了获得加分,去上特长培训班打造特长,这让特长加分变得十分功利,也增加学生负担。

  国家层面取消奥赛获奖加分,是治理全民奥赛,是防止家长只为政策性加分不顾孩子兴趣培养。

  而大学自主招生关注奥赛获奖学生,是由大学来评价学生的特长与大学的招生要求是否吻合。

  比如,一名学生获全国生物竞赛二等奖,按原来的加分政策,将加20分参加高考录取,报经济学、管理学专业都认可。

  而高校自主招生则由学校测评特长,这名学生申请经济学、管理学专业,大学就可能不认可这一竞赛成绩,因为与专业培养人才要求关系不大。只有报考与生物相关的专业才认可,且还要进行面试。

  根据自主招生要求,学生对待奥赛不能再像以前那么功利,需要根据自己的兴趣,发展特长,以特长选择大学和专业。这也是国外发达国家世界一流大学招生的通常做法,在美国,奥赛获奖学生,也受大学欢迎,但选奥数的学生,只有5%左右,是有兴趣和特长的学生才参加。

  避免自主招生功利化,还需进一步改革

  当然,由于我国高校的自主招生,还和统一高考录取嫁接,是给获得自主招生资格的学生一定录取优惠。因此,这还被一些人理解为变相的高考加分,导致有部分学生、家长和社会舆论,还是以功利的态度对待自主招生。

  这就需要自主招生进一步改革,给学生更大的选择权,建立学生和学校双向选择机制。可以在高考成绩公布后,由自主招生高校自主提出申请成绩要求,达到要求的学生可自主申请多所大学,大学独立结合申请学生的高考成绩、大学面试考察、中学特长、中学综合素质等进行评价、录取,一名学生可获得多所大学录取通知书再做选择。

  这就建立起多元评价体系,改变“特长生自主招生是获降分录取优惠”的社会观念(特长也是评价学生的一元)。由于有统一高考分数做基础,学生和学校双选,只要加大信息公开力度,完全可保障这种录取方式的公平公正。由此推进高考录取制度深化改革,基础教育从千校一面办学到多元办学、个性化办学,促进学生个性和兴趣发展。(文 | 熊丙奇)